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首 页 财经要闻 证券分析 金融国际 股票产权 基金定投 理财投资生活消费 汽车行业 房产行业
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基金 >正文

南方基金:明星何以沉沦?

东方财经网 2017-11-27 21:47:05

  本刊记者 易强/文

  11月10日,南方基金发布公告称,基金经理雷俊已于同月9日离职,其管理的南方策略优化(202019.OF)与南方量化成长(001421.OF)两只“明星基金”,以及南方量化灵活(001771.OF)、南方大数据300指数(001420.OF)、南方大数据100指数(001113.OF)其他3只基金,将交由基金经理罗文杰与李佳亮管理。

  公告同时声明,雷俊离职后不再转任公司其他职务,而且其离职是出于“个人发展”的选择。

  因“个人发展”而离开

  这是2017年以来南方基金第二位离职的基金经理,上一位是曾同时管理南方日添益(002324.OF)、南方理财14天(202303.OF)、南方收益宝货币(202307.OF)、南方理财金交易型货币(00816.OF)4只货币基金的刘莹,时间是9月7日,原因也是“个人发展”。

  雷俊2008年加入南方基金,起初担任研发员,2014年开始管理ETF基金,一年后介入主动权益类基金,管理时间超过两年的主动权益类基金主要有南方策略优化及南方量化成长两只。

  根据Wind资讯,这两只基金的任职回报率分别为-15.87%和20.80%,皆跑赢业绩基准,在南方旗下同类基金中处于中游水平。

  刘莹加入南方基金的时间是2014年,起先在固定收益部担任研究员,次年开始担任几只固收类基金的基金经理助理,2016年开始担任基金经理,但她管理的南方日添益、南方理财14天、南方收益宝货币、南方理财金交易型货币4只基金,一直是与其他基金经理共管。

  根据Wind资讯,这4只基金自2016年9月1日至2017年8月31日的区间7日年化收益率均值分别为3.6048%、3.5560%、2.9919%、3.3284%,在同期南方基金旗下同类基金中处于中等偏下水平。

  对业绩难以突破或者发挥空间受到限制的基金经理来说,出于“个人发展”而做出离开的决定是可以理解的。但对南方基金来说,这些具有一定经验或刚刚起步的基金经理的离开,或多或少都有一些遗憾。不过,相对于目前暂时还是“普通人才”的流失,在任明星基金经理的沉沦可能更加让人感到尴尬。

  经验有限的明星接盘侠

  上面提到的罗文杰即是一位明星基金经理,她曾于2016年斩获2015年度“最佳人气金牛基金经理”的称号。

  公告显示,罗文杰是美国南加州大学金融数学硕士,2008年加入南方基金,目前是指数投资部兼量化投资部总经理。从这个职务上也不难看出,这位基金经理以指数型基金见长。

  事实上,在接管南方策略优化、南方量化灵活两只混合型基金之前,罗文杰同时管理着5只ETF基金以及2只股票多空基金。截至11月21日,这7只产品的基金规模合计316.85亿元;加上新接管的两只基金,规模合计330.75亿元。

  业绩方面,抛开指数型基金不论,就南方卓享(002655.OF)、南方安享(002527.OF)——分别成立于2016年5月及4月——两只股票多空基金而言,截至11月21日,近一年的复权单位净值增长率分别为2.42%和-0.84%,皆跑输业绩基准,同期该两只基金业绩基准的增长率都是3.54%。在市场上的20只同类基金中,其业绩表现算中游水平,分别居第11位和第13位。

  至于混合型基金的管理经验,还要回到南方策略优化上来。实际上,这是罗文杰进入南方基金后管理的第一只同时也是唯一一只混合型基金,而且是与跳槽前的杨德龙一起打理,时间是2013年5月至2015年6月。

  根据Wind资讯,这只基金在罗文杰任职期间的复权单位净值增长率为166.07%,大幅高于业绩基准增长率(73.62%)。2015年6月18日,即A股市场开始大调整后不久,雷俊加入进来,她则卸任这只基金的基金经理之职,专注于4只ETF基金的投资管理工作。

  总而言之,在接手上述两只基金前,在混合型基金的管理方面,罗文杰的经验比较有限,但业绩尚可。

  不如意的空降兵

  相对于南方基金自己培养出来的罗文杰,同为女性明星基金经理的刘霄汉则属于空降兵。

  2015年6月,原中邮核心主题(590005.OF)基金经理刘霄汉正式加盟南方基金。当时有媒体报道说,在加盟南方之前,她在近5年时间里的任职年化回报率达到14.45%,在市场上200名基金经理中排在第26位。

  Wind资讯显示,刘霄汉担任中邮核心主题基金经理期间(2010年5月至2015年3月),该基金复权单位净值增长率为88.97%,在有数据可查的271只同类基金(偏股混合型)中排在第30位。需要指出的是,在这将近5年的时间里,中邮核心主题是她管理的唯一一只基金。

  不过,加盟南方基金之后,这种只需打理一只基金的日子再也没有了。

  公开资料显示,刘霄汉目前管理的基金有南方国策动力(001692.OF)、南方改革机遇(001181.OF)、南方沪港深价值主题(001979.OF)、南方医药保健(000452.OF)、南方睿见定开(003477.OF)共5只,其中,南方国策动力为普通股票型基金,南方改革机遇、南方沪港深价值主题及南方医药保健为灵活配置型基金,南方睿见定开为偏债混合型基金。截至11月21日,该5只基金的资产规模合计为31.06亿元。

  至于业绩,有媒体在报道刘霄汉加盟南方基金时曾引述业内人士的预言说,“有望借助南方基金优秀的投研平台持续取得出色的业绩”,但现实似乎并非如此。

  根据天天基金网的测算,在近两年的业绩回报率方面,南方国策动力为-10.26%,在564只同类基金中排在第420位;南方医药保健为8.85%,在1250只同类基金中排在第580位;南方改革机遇为-0.31%,在1250只同类基金中排在第848位。

  在近一年的业绩回报率方面,南方国策动力为-3.99%,在665只同类基金中排在第566位;南方医药保健为9.83%,在1871只同类基金中排在第786位;南方沪港深价值为-1.72%,在1871只同类基金中排在第1659位;南方改革机遇为-1.63%,在1871只同类基金中排在第1656位。至于2016年12月才成立的南方睿见定开,截至11月21日,2017年以来的业绩回报率为0.90%,在2037只同类基金中排在第1840位。

  不妨再对比一下业绩基准的表现。

  Wind资讯显示,截至11月21日,南方国策动力、南方医药保健、南方改革机遇3只基金的业绩基准近两年的回报率分别为10.95%、5.15%、9.87%。也就是说,除南方医药保健比基准略高3.70%,南方国策动力及南方改革机遇都大幅低于基准,收益率差值分别为21.21%和10.18%。

  近一年业绩基准回报率方面,南方国策动力、南方医药保健、南方改革机遇、南方沪港深价值主题共4只基金分别为17.77%、2.53%、13.11%、13.11%,也就是说,除南方医药保健比基准高出7.30%外,另3只基金都大幅低于基准,依次分别低21.76%、14.74%、14.83%。

  至于南方睿见定开,其业绩基准2017年以来的回报率为8.04%,该基金的业绩表现比业绩基准低7.14%。

  明星何以沉沦?

  值得深思的一个问题是,同样一位基金经理,为何在不同的基金公司,其业绩表现——尤其相对业绩表现(例如同类排名)——差异会那么大?

  基金经理“一拖多”可能是重要原因之一。当然,这种现象不只发生在明星基金经理身上。例如,上面提到的雷俊与刘霄汉都是“一拖五”,罗文杰则是“一拖九”。接管雷俊留下的3只基金后,李佳亮管理的基金已增加到7只。

  公开资料显示,在南方基金公司,基金经理“一拖多”是常态,其中又以债券型基金、货币基金与指数型基金最为严重——李璇管理的债券型与偏债混合型基金竟然达到15只。

  如果说,就上述三类基金而言,基金经理“一拖多”可能不至于太过影响业绩;那么,对主动权益类基金来说,基金经理“一拖多”则存在顾此失彼甚至“关联交易”的可能性,很难确保投资者的利益受到公平对待。

  在南方旗下45只普通股票型、偏股混合型与灵活配置基金中,基金经理同时管理3只以上基金的,除了刘霄汉,还有张旭、吴剑毅等;当然,其所管理的基金业绩良莠不齐也同样常见。

  正因为如此,无论是明星基金经理,还是明星基金,都很难避免沉沦的命运。

  例如,2017年5月获得“第十二届中国基金业明星基金奖”的南方优选成长(202023.OF)、南方利众(001335.OF)、南方策略优化、南方量化成长4只基金,在得奖后的半年时间里,有3只基金——南方利众、南方策略优化及南方量化成长——的业绩表现低于业绩基准。其中,南方策略优化及南方量化成长的基金经理是“一拖五”的雷俊,南方利众的基金经理则是“一拖十”的吴剑毅。

  声明:转载上述内容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代表东方财经网的观点。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负。

关于我们 - 品牌推广 - 免责申明 - 会员注册 - 联系我们
东方财经网属于非盈利网站,转载上述内容,不表明证实其描述,仅供投资者参考,并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